电话:4008-888-888
2004慕士塔格:雾岭无声方受雪冰岚如梦不离云
作者:牛牛 发布时间:2019-02-26 22:28

  全体登山队员在喀什的齐尼瓦克宾馆(原英领事馆旧址)终于汇齐,共有北京的12人,深圳的2人,上海2人,云南3人,香港和海南各1人,早餐就算是进山前的最后一次腐败了,好在宾馆的汉餐馆做的早餐还真的在喀什算是相当不错的

  9:00全体上大巴,沿途渐行渐入帕米尔高原的核心景色,多处风光实在是太好,过半队员不断要求停车拍照

  中午约1点到喀湖,视野开阔,可全览昆仑山脉依次毗邻的三座七千米以上的主峰:公格尔峰, 公格尔九别峰峰和慕士塔格峰.天气很好,钢蓝的天空下慕峰的整个轮廓如同一把刃线清晰温柔的裁刀,将视野切割成蓝白分明的上下两部分.湖水不见涟漪镜面朝天,一时高溟为杯,云水娟娟. 凌清瞰远,众冰峰擅奇含秀,线路碑处的草甸, 开始进山.整个路程约8KM,天气还算不错,一路荒凉淼阔,不时可见土拨鼠和野兔出没

  约3小时后接近大本营时天气开始变坏,接着是风雪交加,大部分队友尚依着盛夏的惯性着衣单薄被冻得够呛. 晚上一直雪未停,现在想起来,也许可以看着是接下来两个星期坏天气的一个征兆

  大本营(4300m)已有若干其他国家的搭好的营地.但据扬队说,今年的队伍显得没有往年多

  黄昏的时候看上去风不错,在大本营附近的草地上逗了逗伞,伞上头才发觉风仍很乱,可能是整个大本营处在一个三面环山的洼地的缘故.但借次机会在驼牛和阿妙的帮助下将加速绳装好,又仔细检查了一次副伞

  碎石坡总是走得乏味而辛苦. 走到ABC时大家都换上了踏雪板. 约下午4:50到C1(5400)

  站在C1,视野由于高了千米更加拓宽,群峰簇簇摩肩接踵, 羊布拉冰在脚下延伸,远处的喀湖也如碧玉般嵌在主调为褐色的原野上, 高原的云象更是变幻莫测,可见大块大块的带雪的厚云团在群山环绕的谷地聚集踱移不可一世

  按去年深圳队介绍的经验,BC到C1是要反复很多次的,所谓要走出感情来,所以我和驼牛一前一后走得很是平静

  躺在C1的帐篷里,帐篷门开敞后就对着帕米尔高原的皑皑群山,无敌的山景极具震撼力,加上身体的疲乏,思维仿佛就真的随着高原上的云团在慢慢的凝翔,远引若至,临之已非

  冰川近在咫尺,巨大的冰裂缝触目惊心气势恢宏,还不时可见一些曲径通幽的冰洞晶莹闪烁,想想所谓江湖高人修炼的场所大抵如此了

  有一顶好象是韩国人的帐篷居然就搭建在那段著名的雪桥的下面,后来我每次经过帐篷都是寂静无声的.就其搭建的位置而言应该是极不安全的,但或许只是一个物质的存放点也有可能

  约6个小时到C2(6200m),但风雪太大,未找到前一天高山协作搭建的营地,杨队和我们几个先到的将大家带上来的物质在一个路标旗下埋好,就匆匆下撤了

  一路疾下到BC已是晚上的10:30. 但快到BC时风雪停了,因我们下山路是面朝正西的,所以高原漂亮的黄昏给我们逮了个正着,羊布拉冰川也给落日映红熠熠生辉,大家纷纷一顿乱拍心情好了不少

  天气很糟糕. 下午有两个二队的队友从山上提前下来,说是身体不适决定放弃.当时就叫了毛驴奔喀什了

  晚上承蒙杨队抬举,挤入我和驼牛的帐篷.结果一晚上杨队呼噜连绵不断,驼牛又是咳嗽连连,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手边若是有冰镐,估计就结果他们俩了

  早上约10:00,杨队准备带一队上C2,但风雪实在是太大,上升了大约50米后全队被迫撤回C1

  遇到附近建帐的一对法国人Jerry和Anna, 闲聊起来居然也玩伞,说是飞的Advance的”ε”系列,可惜他怕行李超重没带来,否则一起飞倒是可以互相壮胆

  在C1休整了一天后,一队终于在老天仍以坏天气表征的似乎不太情愿的心情下强行向C2进军

  一路无话,大家都是机械的行走,也少了头一回去C2时边走边欣赏风景的心情

  到C2后次仁已经将帐篷搭好,大家均是十分的疲惫不堪,我是和驮牛,小杭州,阿童木及杨队共一个五人帐.当时自己正和杨队站在外面说话,听到帐内一阵骚动,然后传出声音说我的睡袋给烧了!

  急忙钻到帐内,见帐内羽绒漫天飞舞,我心爱的Marmot CWM睡袋给烧了一个碗口大的洞,高原本来就有些反应加上心中痛惜一时对帐内三人狂吼是怎么回事,帐内三人居然无一人作答. 一想到为这次登山所花的精力和时间可能因为这一个小小的错误大打折扣甚至无功而返,心中真是欲哭无泪,而偏偏帐内三个猪头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句担当的话俱是高原上一脸例牌的麻木,好象是我的睡袋自己跑到气炉上去的似的,当时真的觉得委屈得慌

  杨队随后默默的跟进帐来亦是一脸的无奈,没有办法,好在自己预了工业用的防水宽胶布带在包内,只能是将就包了一圈又一圈

  极其郁闷之下,一人找到了刚上C2时打过招呼的一顶瑞士人的帐篷,瑞士的三哥们建好营地后滑雪回BC了,结果我一人在他们的三人帐内过了一夜,第二天临走时将帐篷清理干净并留了纸条还放了一个袖珍防水电筒作为感谢的礼物

  考虑前天在C1多呆了一天,杨队和大家商量,改变了原来到C2住一晚再下撤到BC的计划,决定试冲顶一次,除了队中原就主动退出的香港的老蔡外,于大姐也知难而返了(后来证明是多么的正确),余下的六个队员都决定参加这次的试冲顶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