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4008-888-888
推快乐牛牛技巧高敖曹_百度百科
作者:牛牛 发布时间:2019-04-02 04:19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高昂(491-538年),字敖曹,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人。南北朝时期东魏名将。东冀州刺史高翼第三子,司空高乾之弟

  年轻时横行乡里,随兄长高乾响应葛荣起义,后投降朝廷,封武城县开国伯。孝庄帝元子攸遇害后,高敖曹在信都起兵,联合高欢反对尔朱氏。永熙二年(533年),高乾被杀后,高敖曹投奔高欢,随其转战四方,官至司徒、骠骑大将军,进爵武城县开国侯

  高敖曹年幼时便气概豪迈,长大后更是豪爽洒脱、胆力过人。其父高翼求得严师,令其对高敖曹严加捶挞。高敖曹却不遵师训,到处惹是生非,常道:“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当一个老博士。”

  此后,高敖曹随兄长高乾四处劫掠,并倾尽家产,召聚剑客。乡间百姓对他们非常敬畏,不敢有所违背。高翼常对人道:“这个孩子如果不使我灭族,必能光宗耀祖,不会仅仅做一个州中豪杰。”

  由于高敖曹兄弟常到处劫掠,高翼也受到牵连,常被关在监狱中,只有遇到大赦才能得以出来。高翼曾对人道:“我四个儿子都是五眼(五眼,佛教用语,此处形容不知忌惮),我死后也不知还有没有儿子给我添土?”高翼死后,高敖曹为父亲大起坟墓,道:“您生前就怕死后没人给您添土,现在你知道我的本事了吧。”

  建义元年(528年),高乾与高敖曹在河济聚众起事,并接受葛荣的官爵,屡次击破北魏军队。后来,高乾因与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有旧交,便投降朝廷。高敖曹被任命为通直散骑侍郎,封武城县伯

  尔朱荣认为高氏兄弟先叛后降,不应担任重要官职,便将他们免归乡里。二人在乡里暗中搜集勇士,继续进行抄掠。尔朱荣闻后,便密令刺史元仲宗诱俘高敖曹,与薛修义一同囚禁在晋阳(今山西太原)

  永安三年(530年),尔朱荣进入洛阳,掌握北魏军政大权,并将高敖曹带在身边,又将他关押在驼牛署。不久,尔朱荣被孝庄帝诱杀,高敖曹被放出。尔朱家族闻讯后,四处起兵,围攻洛阳,孝庄帝亲至大夏门指挥抵御。当时,高敖曹刚被释放,有感孝庄帝之恩,亲自披甲执戈,并与侄子高长命等人率军推进,所向披靡

  后来,高乾从东冀州驰援洛阳。孝庄帝遂任命高乾为河北大使、高敖曹为直阁将军,让他们返回家乡,招集乡曲以为支援。高氏兄弟临行时,孝庄帝把他们送到黄河边,举起酒杯,指着河水道:“你们兄弟是冀州豪杰,一定能让士卒效死。京城倘若有什么变故,你们可以为我支援。”高乾流着眼泪,接受诏命。高敖曹则拔剑起舞,发誓要为皇帝效死命

  普泰元年(531年),高敖曹听闻洛阳城破,孝庄帝遇害,便与父兄在信都(今河北邢台)起兵。殷州刺史尔朱羽生率五千兵马袭击信都,高敖曹来不及披挂铠甲,便率领十余骑迎战。高乾怕他有失,于城中用绳索垂下五百人相助,追赶高敖曹,而此时高敖曹已经击败尔朱羽生

  不久,封隆之高乾又联络晋州刺史高欢一起反对尔朱氏,并开门迎纳。当时,高敖曹在外征战,闻知后心中不满,认为高乾软弱,将其视为妇人,还送布裙来羞辱他。高欢派长子高澄以子孙之礼相见,高敖曹这才随高澄返回信都

  十月,高欢拥立安定王元朗为帝,高敖曹被任命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冀州刺史,仍担任大都督,并随高欢在广阿(今河北隆尧东)击破尔朱兆。532年(中兴二年),高敖曹又随高欢与尔朱兆在韩陵(今河南安阳东北)交战

  当时,高敖曹部将王桃汤、东方老都是汉人。高欢道:“高都督你所率领的都是汉族子弟,恐怕不济事,我看得分一千多鲜卑兵去才行,你意下如何?”高敖曹答道:“我这些部曲训练已久,前后历次战斗,战斗力不弱于鲜卑。现在如果加入鲜卑人,军情不能和合协调,胜了就会争功,败了就会推罪。我愿自领汉军,不需要另配鲜卑人。”高欢同意了他的要求

  两军交战后,高欢作战不利,率军后撤,尔朱兆趁胜追击。这时,高岳率五百骑兵在前冲锋,斛律敦随后召集败兵,而高敖曹则与蔡俊带领一千兵马从栗园出击,将尔朱兆的军队拦腰截断,大败敌军。不久,高敖曹加封侍中开府,进爵武城县侯

  永熙二年(533年),魏孝武帝元修赐死高乾,又密令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死高敖曹。当时,高敖曹已经知道高乾被杀,便于中途埋伏兵马,生擒潘绍业,然后率十几人投奔晋阳。高欢见到高敖曹后,抱着他痛哭道:“天子枉害司空。”

  永熙三年(534年),高欢以诛杀斛斯椿为名,率军南攻洛阳,并命高敖曹为先锋。孝武帝逃往关中,依附宇文泰。高敖曹又率五百轻骑追赶,一直追到崤陕方才返回。不久,高敖曹担任豫州刺史,平定三荆诸州不肯归附的地方势力

  十月,高欢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是为孝静帝,并迁都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任命高敖曹为侍中、司空。高敖曹因兄长高乾死于司空之位,不肯担任司空,被改任为司徒

  天平四年(537年),高敖曹被任命为西南道大都督,率军攻打上洛(今陕西商县),他在渡河时,祭拜河神道:“河伯是水中之神,高敖曹是地上之虎。今天经过你的地盘,故此与你痛饮一番。”当时,山道峻隘,又有巴寇坚守。高敖曹转战前进,无人可挡其锋

  这时,上洛人泉岳、泉猛略、顺阳人杜窋密谋出城响应高敖曹,被刺史泉企获知,结果泉岳、泉猛略被杀。杜窋逃脱后,投奔高敖曹。高敖曹以杜窋为向导,攻城十余日,终于攻破上洛

  高敖曹攻陷上洛后,又欲进兵蓝田关。这时,窦泰兵败,高欢让高敖曹单骑返回。高敖曹不忍心丢弃部众,经过奋力拼杀,终于带着全部兵马退回。当时,高敖曹身中流矢,伤势严重,对人道:“我死没什么好遗憾的,只可惜见不到季式当刺史了。”高欢得知后,立即任命高季式济州刺史

  高敖曹回军后,仍旧担任军司、大都督,并统领七十六位都督,与侯景任祥等人一同在虎牢练兵。后来,高欢又攻打蒲津(在今山西永济),让高敖曹进攻河南。当时,关中饥荒,宇文泰所部不足万人,得知高欢进兵便撤军入关。高敖曹进围恒农,后闻高欢兵败,退守洛阳。不久,西魏大将独孤信进兵新安(今山西翼城),高敖曹只得撤退到黄河以北

  元象元年(538年),高敖曹进封京兆郡公,并与侯景等人围攻金墉,宇文泰前来救援。当时,高敖曹因小过杀死家奴京兆。京兆道:“我三次救你于危难,你怎能因小过便杀死我。”当夜,高敖曹梦到京兆将血涂到自己身上,醒后大怒,又命人将京兆的双腿打断

  高敖曹素来看不起宇文泰,命人竖起旌旗伞盖,跨马临阵。西魏军集中兵力进攻,高敖曹全军覆没,单骑逃到河阳城。河阳太守高永乐与高敖曹有旧怨,关闭城门不让他进城。高敖曹又要求城上放一根绳子下来,见不被理睬,便拔刀劈砍城门。城门尚未凿开,追兵已经赶到,高敖曹只得藏到护城桥下

  追兵见高敖曹的家奴手持金带,便向他追问高敖曹的下落。高敖曹见家奴指出他的藏身之处,自知难免一死,于是昂起脑袋对追兵道:“来吧!送你一个开国公的爵位。”追兵砍下他脑袋离去,时年四十八岁。高欢得知高敖曹战死,如丧肝胆,杖责高永乐二百军棍,又追封高敖曹为太师大司马太尉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曰忠武

  560年(皇建元年),北齐孝昭帝高演追封高敖曹为永昌王,并将他的灵位放在世宗高澄的陵庙中

  李百药:高、封二公,无一人尺土之资,奋臂而起河朔,将致勤王之举,以雪庄帝仇,不亦壮哉!既克本藩,成其让德,异夫韩馥袁绍之威。然力谢时雄,才非命世,是以奉迎麾掞,用叶本图。高祖因之,遂成霸业。重以昂之胆力,气冠万物,韩陵之下,风飞电击。然则齐氏元功,一门而已。但以非颍川元从,异丰沛故人,腹心之寄,有所未允。露其启疏,假手天诛,枉滥之极,莫过于此

  李延寿:乾邕兄弟,不阶尺土之资,奋臂河朔,自致勤王之举,神武因之,以成霸业。但以非颍川元从,异丰沛故人,腹心之寄,有所未允。露其启疏,假手天诛,枉滥之极,莫或过此。昂之胆力,气冠万夫,韩陵之下,风飞电击。然则齐氏元功,一门而已。其余托而义唱,亦足称云

  郑观应: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英布、王霸、张辽、刘牢之、曹景宗、高敖曹、周德威、扩廓贴木儿等,战将也

  《北齐诗》收录有其诗三首:《征行诗》《从军与相州刺史孙腾作行路难》《赠弟季式诗》

  高敖曹曾经与北豫州刺史郑严祖玩握槊游戏,御史中丞刘贵派人来叫郑严祖。高敖曹不放郑严祖离开,还把刘贵的使者用木枷锁住。使者道:“用木枷锁上我容易,但要给我开枷时就难了。”高敖曹拔出刀来,顺着木枷砍断使者的脖子,然后道:“这又有什么难的?”刘贵也不敢追究此事

  次日,高敖曹与刘贵坐在一起,有人进来报告,说治理黄河的民工被淹死很多。刘贵道:“只值一个钱的汉人,死就死了吧!”高敖曹大怒,拔刀就向刘贵砍去。刘贵跑回军营,高敖曹便命人敲鼓,集合军队,准备攻打刘贵营寨。后经侯景、万俟洛的劝解,高敖曹方才罢休

  当时,鲜卑人普遍轻视汉人,但是唯独惧怕高敖曹。高欢平时向将士们发号施令时常用鲜卑语,但只要高敖曹在,便改用汉语。高敖曹曾经到丞相府,不经通报便要闯入。守门人不让他进,高敖曹当场就开弓把他射死。高欢知道后,也不怪罪高敖曹

  高慎,高敖曹次兄,官至御史中尉,加开府,后因高澄谋夺其妻,叛逃西魏,被任命为侍中、司徒

  高敖曹见行踪败露,自知再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于是放弃抵抗,昂头对敌方的一名小兵讲:“来杀掉我吧,送你一个开国公的爵位。”这名小兵见状大喜,便赶过去砍掉高敖曹的首级,然后带着它去向宇文泰请功

  东魏北齐政权的命运,与内部的汉人世族、鲜卑勋贵之争有莫大的关系,渤海高氏的高敖曹一家在东魏北齐的遭遇,可以揭示这其中的伏线。大司马剥开史书中为高欢开脱的部分,挖一挖汉人世族与鲜卑勋贵合力建国又分道扬镳的线

  《北齐书·高敖曹传》:世宗复召昂诸子,亲简其第三子道豁嗣。皇建初,追封昂永昌王。道豁袭,武平末,开府仪同三司

  《北齐书·孝昭帝纪》:故太师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韩轨、故太宰扶风王可朱浑道元、故太师高昂、故大司马刘丰、故太师万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绍宗七人配飨世宗庙庭

  《北齐书·高敖曹传》:幼稚时,便有壮气。长而俶傥,胆力过人,龙眉豹颈,姿体雄异。其父为求严师,令加捶挞。昂不遵师训,专事驰骋,每言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作老博士也

  《北齐书·高敖曹传》:与兄乾数为劫掠,州县莫能穷治。招聚剑客,家资倾尽,乡闾畏之,无敢违迕。父翼常谓人曰:“此儿不灭我族,当大吾门,不直为州豪也。”

  《北史·高敖曹传》:乾及昂等并劫掠,父次同常系狱中,唯遇赦乃出。次同语人曰:“吾四子皆五眼,我死后岂有人与我一锹土邪?”及次同死,昂大起冢。对之曰:“老公!子生平畏不得一锹土,今被压,竟知为人不?”

  《资治通鉴·梁纪八》:魏员外散骑常侍高乾,祐之从子也,与弟敖曹、季式皆喜轻侠,与魏主有旧。尔朱荣之向洛也,逃奔齐州,闻河阴之乱,遂集流民起兵于河、济之间,受葛荣官爵,频破州军。魏主使元欣谕旨,乾等乃降。以乾为给事黄门侍郎兼武卫将军,敖曹为通直散骑侍郎

  《北史·高敖曹传》:昂以建义初,兄弟共举兵,既而奉魏庄帝旨散众。仍除通直散骑侍郎,封武城县伯

  《资治通鉴·梁纪八》:荣以乾兄弟前为叛乱,不应复居近要,魏主乃听解官归乡里。敖曹复行抄掠,荣诱执之,与薛修义同拘于晋阳

  《北史·高敖曹传》:与兄乾俱为尔朱荣所黜,免归乡里。阴养壮士,又行抄掠。荣闻恶之,密令刺史元仲宗诱执昂,即送晋阳

  《北齐书·高敖曹传》:永安末,荣入洛,以昂自随,禁于驼牛署。既而荣死,魏庄帝既引见劳勉之。时尔朱既隆还逼宫阙,帝亲临大夏门指麾处分。昂既免缧绁,被甲横戈,志凌劲敌。乃与其从子长命等推锋径进,所向披靡。帝及观者莫不壮之

  《资治通鉴·梁纪十》:兄乾自东冀州驰赴洛阳,帝以乾为河北大使,敖曹为直阁将军,使归,招集乡曲为表里形援。帝亲送之于河桥,举酒指水曰:“卿兄弟冀部豪杰,能令士卒致死,京城倘有变,可为朕河上一扬尘。”乾垂涕受诏,敖曹援剑起舞,誓以必死

  《北史·高敖曹传》:及闻庄帝见害,京师不守,遂与父兄据信都起兵。尔朱世隆从叔殷州刺史羽生,率五千人掩至龙尾坂。昂将十余骑,不擐甲而驰之。乾城守,绳下五百人追救,未及而昂已交兵,羽生败走

  《北史·高敖曹传》:神武至信都,开门奉迎。昂时在外略地,闻之,以乾为妇人,遗以布裙。神武使世子澄以子孙礼见之,昂乃与俱来

  《北齐书·高敖曹传》:后废帝立,除使持节、冀州刺史以终其身。仍为大都督,率众从高祖破尔朱兆于广阿。及平邺,别率所部领黎阳。又随高祖讨尔朱兆于韩陵

  《资治通鉴·梁纪十一》:壬寅,朗即位于信都城西,改元中兴。以欢为侍中、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录尚书事、大行台,高乾为侍中、司空,高敖曹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冀州刺史,孙腾为尚书左仆射,河北行台魏兰根为右仆射

  《北齐书·高敖曹传》:昂自领乡人部曲王桃汤、东方老、呼延族等三千人。高祖曰:“高都督纯将汉儿,恐不济事,今当割鲜卑兵千余人共相参杂,于意如何?”昂对曰:“敖曹所将部曲练习已久,前后战斗,不减鲜卑,今若杂之,情不相合,胜则争功,退则推罪,愿自领汉军,不烦更配。”高祖然之

  《北齐书·高敖曹传》:及战,高祖不利,军小却,兆等方乘之。高岳、韩匈奴等以五百骑冲其前,斛律敦收散卒蹑其后,昂与蔡俊以千骑自栗园出,横击兆军。兆众由是大败。太昌初,始之冀州。寻加侍中、开府,进爵为侯,邑七百户

  《资治通鉴·梁纪十二》:帝召乾,对欢使责之,乾曰:“陛下自立异图,乃谓臣为反复,人主加罪,其可辞乎!”遂赐死。帝又密敕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其弟敖曹,敖曹先闻乾死,伏壮士于路,执绍业,得敕书于袍领,遂将十馀骑奔晋阳。欢抱其首哭曰:“天子枉害司空!”

  《北齐书·高敖曹传》:及斛斯椿衅起,高祖南讨,令昂为前驱。武帝西遁,昂率五百骑倍道兼行,至于崤陕,不及而还。寻行豫州刺史,仍讨三荆诸州不附者,并平之

  《北齐书·高敖曹传》:天平初,除侍中、司空公。昂以兄乾薨于此位,固辞不拜,转司徒公

  《北史·高敖曹传》:神武以昂为西南道大都督,径趣商、洛。昂度河祭河伯曰:“河伯,水中之神;高敖曹,地上之虎。行经君所,故相决醉。”时山道峻阻,巴寇守险,昂转斗而进,莫有当锋

  《资治通鉴·梁纪十三》:郡人泉岳及弟猛略与顺阳人杜窋等谋翻城应之,洛州刺史泉企知之,杀岳及猛略。杜窋走归敖曹,敖曹以为乡导而攻之。……企固守旬馀,二子元礼、仲遵力战拒之,仲遵伤目,不堪复战,城遂降

  《北史·高敖曹传》:欲入蓝田关。会窦泰失利,神武召昂。昂不忍弃众,力战全军而还。时昂为流矢所中,创甚,顾左右曰:吾死无恨,恨不见季式作刺史耳!神武闻之,驰驿启季式为济州刺史

  《资治通鉴·梁纪十三》:敖曹欲入蓝田关,欢使人告曰:“窦泰军没,人心恐动,宜速还。路险贼盛,拔身可也。”敖曹不忍弃众,力战,全军而还

  《资治通鉴·梁纪十三》:敖曹返自上洛,欢复以为军司、大都督,统七十六都督。以司空侯景为西道大行台,与敖曹及行台任祥、御史中尉刘贵、豫州刺史尧雄、冀州刺史万俟洛同治兵于虎牢。……东魏丞相欢将兵二十万自壶口趣蒲津,使高敖曹将兵三万出河南。时关中饥,魏丞相泰所将将士不满万人,馆谷于恒农五十馀日,闻欢将济河,乃引兵入关,高敖曹遂围恒农。……高敖曹闻欢败,释恒农,退保洛阳。……独孤信至新安,高敖曹引兵北度河

  《北史·高敖曹传》:元年,进封京兆郡公,与侯景等同攻独孤信于金墉。与周文帝战,败于芒阴,死之。是役也,昂使奴京兆候西军。京兆于傅婢强取昂佩刀以行,昂执杀之。京兆曰:三度救公大急,何忍以小事赐杀?其夜,梦京兆以血涂己。寤而怒,使折其二胫

  《北史·高敖曹传》:昂心轻敌,建旗盖以陵阵,西人尽锐攻之,一军皆没。昂轻骑东走河阳城,太守高永洛先与昂隙,闭门不受。昂仰呼求绳,又不得,拔刀穿阖,未彻,而追兵至。伏于桥下

  《北史·高敖曹传》:追者见其从奴持金带,问昂所在,奴示之。昂奋头曰:来,与尔开国公!追者斩之以去。时年四十八。神武闻之,如丧肝胆,杖永洛二百。赠太师、大司马、太尉公、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曰忠武

  《从军与相州刺史孙腾作行路难》:卷甲长驱不可息,六日六夜三度食。初时言作虎牢停,更被处置河桥北。回首绝望便萧条,悲来雪涕还自抑

  《赠弟季式诗》:怜君忆君停欲死,天上人间无可比。走马海边射游鹿,偏坐石上弹鸣雉。昔时方伯愿三公,今日司徒羡刺史

  《北史·高敖曹传》:御史中尉刘贵时亦率众在焉。昂与北豫州刺史郑严祖握槊,贵召严祖,昂不时遣,枷其使。使者曰:“枷时易,脱时难。”昂使以刀就枷刎之,曰:“何难之有?”贵不敢校

  《北史·高敖曹传》:明日,贵与昂坐,外白河役夫多溺死。贵曰:“头钱价汉,随之死。”昂怒,拔刀斫贵。贵走出还营,昂便鸣鼓会兵攻之。侯景与冀州刺史万俟受洛解之乃止

  《北史·高敖曹传》:时鲜卑共轻中华朝士,唯怿昂。神武每申令三军,常为鲜卑言;昂若在列时,则为华言。昂尝诣相府,欲直入,门者不听,昂怒,引弓射之。神武知而不责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