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4008-888-888
驼牛原来他们头天晚到
作者:牛牛 发布时间:2018-11-05 18:46

  2009年,中国国家地理的一期“十大非著名山峰”的专题,将扎尕那这个位于川、甘交界的隐秘之地展现在国人面前,然而早在百年前,美籍奥地利探险家洛克就曾在这里留下他的脚印和那句“最后的伊甸园”的赞美。这里是藏区与中原地区的交界地带,传说松赞干布在这里布下一支藏兵,进可攻退可守,借着天然的石城地利,一据千年。红军长征路上的著名战役腊子口战役就发生在离这里向东不远的地方

  现如今,随着藏区旅游大热和“非著名山峰”的名号,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扎尕那,从扎尕那外大门往里走,能到看新建的农家小院,这里正在修建景区,从大门口到扎尕那村大约二十来公里的道路被划入到景区里,目前景区门票是10块钱,算是当地人进山处理垃圾的费用,所以目前,这里还算是人少景美花钱少的好去处

  扎尕那一词在藏语里是石匣子的意思,转过两扇超级大的石门,便可一窥这天然的石头城堡了,四面环山,一水缓流,四面之山犬牙交错,如只手问天,山涧流水澎湃汹涌,却清澈明亮,晚饭之前,可以在扎尕那的村子里逛逛,十一期间日头减短,但秋的辉煌日胜,夕阳西下,山色煌煌,流水见长,气温随着太阳的角度逐渐降低,并且没有太大的风,舒服的很

  晚饭是藏民家准备的烩面,藏餐花样不算多,但都能很有效的提供热量,每个人自带饭碗,管饱,但不管好吃。吃完晚饭,依然背了相机去拍星空,白天踩了几个点,但拍的都不理想,只好围着村子重新踩点。扎尕那方圆几十公里没有什么大镇店,所以拍银河的光环境很好,长夜萧瑟,银河落寞,一人也好,两三人也罢,关掉灯,享受这亿万光年之外温暖,《工作与时日》中,赫西俄德记录了最早的星辰和人们生产生活的关系,而如今我们抛弃了这一古老的时间观念,投身于精确的时间洪流中,却再无缘这周而复始的时间风景,实在可惜

  第二天需要早起,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穿越扎尕那村后面的山峰,这里属于岷脉,这座南北贯穿的巨大褶皱山脉将长江与黄河的支流在这里一分为二,我们所熟知的九寨沟、黄龙、若尔盖花湖等国内顶级风景区都在这方圆百公里的范围内。我们这次的目标是向东向北,穿越景区后面的无人区,到达下一个村子,预计需要三天的时间

  晨雾未散,天气晴好,进入景区,迎面而来的是秋的震撼,路上遇上卖给我单人帐的朋友,原来他们头天晚到,没时间找住宿,便直接扎营在河边,想想就觉得冷,话说我曾经在北京的后河扎过一营,十月底的时候,秋老虎肆虐京城,但是河边无风却冷到打牙。穿过晚起的露营者,便可宣布由夏入秋了

  岷山南起峨眉,北至迭山,石灰岩为主构成分,受流水下切的影响,山势陡立犬牙交错,几乎每个山涧中都会有一丛小溪涌出来,带着水杯便可以直接舀水喝,每隔几百米就有山泉水涌出,味道也这泉那泉的瓶装水强不少,这一路基本上不需要为水源的问题发愁

  翻越第一个大的垭口的时候,体会到了高原的艰苦和无助,平时看起来并不高的大山没想到会越走越高,在兜里揣了大枣、蓝莓干、牛肚、牛肉干,没走几步就得休息一下适应适应缺氧的环境和补充能量,想想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奔波千里来这里找虐,当然,登上垭口之后,躺着晒一把太阳,把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接着狂奔下山去冲下一个垭口。至今不理解清洗灵魂是个怎么回事,不过这里的蓝天白云,真美

  翻过几个垭口,终于见到了整条路线上唯一的海子,宁静无风,海子里的水没法喝,但这一定是绝佳的营地。户外路线景美人少,但赶路永远是摄影者心尖未滴落的痛,不能与这湖光山色共度夕阳与星辰,让人免不了有一种独自一人走走停停的冲动,这里太美了,却不知何时能再次相遇,我们逃离了都市的喧嚣与嘈杂,却没能摆脱时光的侵蚀,只能走的慢一点,再慢一点

  过了海子下山,痛饮了一番之后,再赶两三公里便到了营地,路上路过了不少好营地,不过因为不够大队人马扎营,都没有停留,扎尕那的营地比不上海坨山的高山草甸,白天爬一天山,晚上还要继续爬一天山,疲累。为了这次徒步买了双塔的帐篷,费了不少力气选址扎营,最后却拍的一般,作为年度最后一次扎营,实在是留了不小的遗憾。原本以为夜里会繁星满天,没想到回帐篷里眯了一小觉出来,上云了。有了足够的睡觉的理由,但也为第二天的天气担心

  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早饭还没吃,就开始飘起了小雨,匆匆扎起帐篷,开始第二天的行程。刚上了一个垭口,居然下起了冰雹,高原上的冰雹有些像泡沫珠子,砸在衣服上轻巧的弹开,落在脖子里却嗖地一凉,不一会,冰雹没了,彻底的变成了雪花,从半山腰还看着隐在雾气中的一片翠绿,等到了垭口放眼望去,天地已素白

  我在郎木寺的时候买了一顶帽子,头天还觉得累赘,这时候却救了我,别人都穿上了雨衣,唯独我顶着大扇的帽檐,套了一件户外的速干衣,在雪里穿行。雪地里保暖很重要,为了让身体持续发热,一路上不能停下来,连下坡都要走的快一些,尤其还不能断了口粮。我给兜里装了不少高热量的吃的,一路走一路吃。尽量在没有风的地方走慢一些,垭口之类有风的地方快过。中午的时候,雪势渐小,阳光逐渐从云层里透出些许温暖出来,拐个弯,在无风的地方下了包,晒晒太阳,让汗透的衣服稍微干一干,顺便拍几张雪景

  第二天的路程大约20公里,要翻越三个4000以上的垭口和十来个小垭口,出了太阳之后,路上的雪被前队踩成了稀泥状,让走在后队的我颇为烦恼,只好愤愤的把这被前队踩得稀烂的道路称为茅坑路……既然都走在后头了,索性就再慢一点,多欣赏欣赏这沿途的风景,不知不觉又误了路程

  原本第二天的营地是一个叫做奶子山的地方,就是这照片里的地方,蛮形象的哈,可惜营地已经被扎满了,我们只好再前行两公里,去新的营地,大便石,从奶子山转到大便石,好心水。尤其奶子山的营地如此漂亮,而我们扎营的大便石,实在没法拍,唉,心水心水。到了营地之后,向导已经给我们做了萝卜羊肉汤,我连斗羊肉的力气都没有了,要了别人的泡面和半盒剩饭吃了,晚上居然又起了云,没拍到银河就睡了

  第三天早上是在雪里醒来的,不知不觉,半个帐篷都已经埋在了雪里,抖开了雪,却把夜里帐篷里凝结的水珠全洒在了身上,我睡懒觉的习惯总是改不了,又仓皇拔营没来得及吃饭,还不小心把一套地钉落在了大便石。雪地里赶路很湿危险,大雪封山,不知道路在哪里,只能看着植被情况找路,另外,即使是到的了目的地,接我们的大巴也可能因为大雪而上不了山,所以,拔营之后,又是一顿赶路,雪很大,弄的我扛着登山杖都有点风雪山神庙的感觉,终于到了一个垭口的时候,云开了,阳光透洒,雪山近在咫尺

  为了等驼牛的队伍,在这里待了一个半小时,看着远处云雾翻飞,身后融雪淅沥,天地有大美而无言,拍了不少的照片,再次出发的时候,又是踩着前队的茅坑路前进,走了一身的牛粪和泥巴

  直到第三天,才遇到藏民的居所,雪山之下,一水环绕,自然幽静,恬静舒适,没有电线接入,一幅与世无争的模样。这里的藏民基本不懂汉语,似乎家门里也有藏獒看守,最好不要随便进去。这门外倒是好营地,也许是怕影响了这里居住的藏民,没有选作营地吧

  山雪初融,河水上涨,曾经问过领队为什么只有国庆期间的队伍,原来,在第三天的路线上,有一道不足一公里的山涧,山崖高、葫芦口,平时都需要趟水,若是夏天暴雨,这不足一公里的山涧,就成了徒步者最大的威胁,春冬之际又太冷,只有国庆前后才是最合适的时间

  穿过山涧,接下来是本次徒步路线上高差最大的垭口,也是最后的一个垭口,登上垭口,回头看,这几天便是在这高低耸峙的山峰间上下穿行,体验夏之骄阳、秋之傲霜、冬之寒雪,领教高原的莫测与辉煌,虽辛苦,但心已足

  翻过垭口,下山后走了一段走得令人绝望的平坦的山路,在河水里洗了洗鞋上的泥巴和牛粪,两天的茅坑路走下来,带了不少东西在身上,不清洗一下都没法重返文明社会。旅行就这个样子,不管走多远,都要返得回社会生产中,用旅行滋养自己的生活,才是旅行的意义吧。至此,“十大非著名山峰”去过了四座,风光绝美又各有风情,但愿能有机会领略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