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4008-888-888
野牛人牛大战这头野牛很嚣张 ! 昆仑山黄金秘道
作者:牛牛 发布时间:2019-01-09 16:53

  昆仑山是横贯中国西部东西走向的一条大山,全长达2500公里,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当年青海砂娃进山淘金的交通道路之一,位于东昆仑山主干博卡雷克塔格山中的一条河谷里,名曰额尔滚赛埃图河

  2018年9月23日,星期日,厂家黑雪睡袋blacksnow送我的填充了1600g鹅绒的睡袋让人感觉特别热,可能是睡袋比较暖和,整夜辗转反侧没睡好,无奈最后只能把拉链打开当被子用。但木乃伊款式的睡袋脚跟位置盖不过来,略有不舒服,不是冷了就是热了。到了凌晨四五点左右,帐篷外边刷刷的响,这个海拔3900米左右的昆仑山谷竟然下雨了。下雨不方便出发,我们就猫在帐篷里边

  上午九点半左右,雨停了,我们赶紧吃完早餐,然后出发。十点半左右离开了营地,今天的路况相对不错。额尔滚赛埃图河分布着很多山间谷地,每个谷地大多是一块水草丰美的天然牧场,生长着许多稀疏低矮但分布又十分广阔的高原植物。其中有莎草科、豆科、禾本科,也有十字花科等十分丰盛的牧草。这些天然的草场,由于与人类环境相对隔绝,加上奇特的高山条件,使这里成为许多珍贵的大型食草动物和食肉猛兽生息和繁衍的乐园,形成了我国珍贵的野生动物栖息地。似乎每个草滩都有野牦牛、野驴等成群结队的动物,也看得到岩羊等攀爬在峭壁之上

  野牦牛,又名野牛。是家牦牛的野生同类,四肢强壮,身被长毛,胸腹部的毛几乎垂到地上,可遮风挡雨,舌头上有肉齿,凶猛善战。是典型的高寒动物,性极耐寒,为青藏高原特有牛种,国家一类保护动物。栖息于海拔3000~6000米的高山草甸地带,人迹罕至的高山大峰、山间盆地、高寒草原、高寒荒漠草原等各种环境中,是食草动物,分布于新疆南部、青海、西藏、甘肃西北部和四川西部等地。野牦牛体重可达1000斤以上,身体呈黑褐色,体侧下方和腿部有浓密的长毛,适于严寒环境中生活。野牦牛一年四季住在山坡,喜欢吃柔软的邦扎草,夏季里用牙啃,冬天就用舌头舔。野牦牛肩部中央有显著凸起的隆肉,故站立时显得前高后低。野牦牛在严寒的冬季,由于植物被冰雪覆盖,因而常在较大范围内做短距离的迁移。善奔跑,时速可达40公里以上

  早上出发的比较晚,所以一直催着赶路,没怎么拍照,一路前行一直到了确罗托这个山谷,由于山谷的阻挡,我便放慢了脚步。我放下背包,考察了周边路况环境,河谷特别宽,往左侧没法绕行,右侧是额尔滚赛埃图河的河水,只能下到谷地再爬上去。过了确罗托山谷之后,有队友还远远的在后边见不到人影,便找地方休息等待

  左侧前方山坡突然出现一头大牦牛,我在队伍最前边,发现它大有“拦路打劫”之势,死死地盯着我们不让过。好像在冲着我们喊“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据说,遇到单独一头野牦牛在山上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惹他,它是不怕人的,这种牛一般都是雄牛。是在发情交配期被比他更强壮的雄牛从牛群赶出来的“光棍儿”,脾气暴躁,你要是惹他,他可能会跟你拼命。试想,一个配备半米多长锋利锐角的1000多斤的庞然大物冲撞你一下,会有什么后果

  野牛挡住了我们的前路,趁着大家在等待队尾的队友的时刻,我背包继续前行“开路”,它昂着牛角也冲我慢慢的走来,我往前走几步,它也走几步。我心想,“这哥儿们,你是跟我杠上了吧,你把路给我封了,我今天怎么着都得过去!”

  我卸下大背包,切换了轻巧型的“战斗模式”。右边是河谷,此处的牧草与谷地之间有一处较为宽阔的缓坡,还有几个较小的裂谷,我刻意靠近右侧山谷处,以便对方冲过来准备干掉我的时候,我随时躲避

  我继续慢慢的向前走,野牛晃了几下脑袋,身体切换了位置,好像要发起冲锋了。我再次切换战斗模式“跑跳模式”,左跑几步,右跑几步,边跑边跳还大叫,尽可能的演出夸张的形象。不曾想,对面“战友”脑袋一晃,飞奔似的往左边山坡翻山逃走了

  我与野牛对峙的过程惊险而有趣,当我切换到第三种战斗模式之后,野牛最终落荒而逃

  4000米左右的海拔,今天有个队友高反等原因落队了,我十三点十分到达一个比较合适的休息点,吃完饭,一个多小时以后,一直等到十四点半,最后一个队友才过来。队伍今天已经发生了一些潜在问题的征兆,好在我在本次活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各种问题的预案,也包括自己走完全程,现在已经开始做一个人走完全程的心理准备了

  大家都到齐之后,我们简单开了个会,我分析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四个小时才走了5.9公里,这个速度顶多一天12公里,剩余的全程280公里左右需要至少24天,如果出现大雪等意外情况就麻烦了,是要出事故的。大家商量,继续往前,一直到达额尔滚赛埃图河南边尽头处的金矿遗址,不行就撤回

  下午五点左右,到达了哈拉达乌河谷与额尔滚赛埃图河的交汇处,因为左侧有个山看起来陡峭异常,很难翻越,而右侧是横亘在我们面前的额尔滚赛埃图的滚滚洪水。我惊奇的发现,承蒙上天眷顾,哈拉达乌流出来的竟然是清水,于是我们便扎营休息。营地边上有一具动物尸骸,或许是清澈水源经过的缘故,此处好像动物活动比较频繁。我刚刚搭起帐篷,便开始下雨了,还没到达营地的队友要淋雨了…

  打完水回来赶紧开火做饭,一份125g的番茄鸡蛋饭,没有吃完,倒是300ml的菠菜蛋花汤喝的特别爽

  今天的境遇刷新了我对东昆仑山气候的认识。以昆仑山死亡谷的气候作为参考,我原以为9月底4000米海拔的昆仑山,降水只能是降雪,不曾想还会下雨。额尔滚赛埃图河的气候似乎很特别,一是降水很多,二是不太寒冷。这个季节这个海拔,竟然是在下雨而不是下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