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4008-888-888
但你可以根据其他的东西做大量的临场发挥
作者:牛牛 发布时间:2018-11-12 08:39

  演员是否“全身心投入表演中”?演员是处在当下,还是活在当下?演员是在表演,还是在指示

  这就是导演大卫·O·拉塞尔(David O.Russell)在拍摄以七十年代为背景的犯罪片《美国骗局》(American Hustle)时的导戏方式,也是他给演员的建议。在此之前他的另外两部作品《斗士》(The Fighter)和《乌云背后的幸福线》(Silver Linings Playbook)也是如此。“只要你做到全身心投入,没有哪个故事会是俗套,”他告诉我,“如果你把它演活了,那就不是俗套。”

  女演员比拉·邦迪(Beulah Bondi)在谈论如何扮演一个角色时,也提到了“全身心投入”——“从角色的基本点入手:声音、体态、想象、对人性的关心”。在实际操作中,要想彻底演活一个角色,意味着你的走路、说话、思考、生活方式都要和角色一致。这不仅仅只是念台词,而是超越剧本,为角色打造一个生活,构建一个尽可能详细的背景故事,确保从影片开头到结尾,角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来源于他的个人生活经历,符合角色的内在与外在生活要求,并吸引观众进入角色的世界

  不同于表面的模仿或者装模作样,“全身心投入”能够展现角色和整个故事潜在的动力和动机。正是这种不声不响、一心一意的投入,能创造令观众立即信服的表演,而观众自己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通过这种方法,不管演员是在系鞋带,还是在率领兵团抢占奥马哈海滩,都能牢牢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把表演形容为“消失在角色中”听上去似乎很老套,但好的演员确实能够从身体、声音、思想上彻底变身成为他们饰演的角色。要达到这种程度的融合,可以使用多种技巧。比如“感官记忆”(sense memory),即利用过往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记忆帮助唤起符合场景需要的情绪反应;“私人瞬间”(private moment),即让演员在镜头前像在私生活中那样,放开来表演;“动物练习”(animal exercises),即模仿某种动物的样子摆姿势、做动作。但是不同的人借助这些技巧出来的表演效果各不相同

  举个例子,在拍摄《模特儿趣事》(It Should Happen to You)时,杰克·莱蒙有一场和朱迪·霍利迪(Judy Holliday)的争执戏怎么也拍不出生活感,最后导演乔治·库克(George Cukor)问他平时在和别人出现争执时是什么反应,莱蒙说他会浑身发冷,而且会出现胃痉挛。于是他把这种反应融入自己的表演中,将整场戏的可信度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电影世界是一个“看脸”的世界,毕竟它是一个被特写主宰的媒介。但最好的表演并不局限在演员的脸上。虽然谈起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在《沉默的羔羊》中的表演,我们都会想起那个恐怖面具背后的冰冷眼神。但实际上,不只是脸,霍普金斯把整个身体都融进了这个角色。他把他饰演的汉尼拔·莱克特想象成一只介于猫和蜥蜴之间的生物:“他是一个不会眨眼的人,他可以好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就好像一只狩猎的螳螂,或者是伏在墙上的蜘蛛……莱克特就那样注视着,观察着,然后再展开行动。”而当他真正开始行动时,你就得小心了

  在默片时代,片场并不需要保持绝对安静,因此在拍摄重要场景时,导演常常会在一旁导戏。那时的电影表演是真正的合作艺术。今天,电影表演都取决于演员做出的具体决定,而导演则在旁边稍加指点,指导演员如何更好地进入角色。既然一个演员已经从表演班毕业,通过了试镜、二轮试镜,经过了排练,演完了一部戏,那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他或她已经掌握了记台词和踩点之类的基本技术。至于如何入戏、如何诠释角色,就看演员的原创能力和艺术造诣如何了

  在和爱娃·玛丽·森特(Eva Marie Saint)拍摄《码头风云》(On the Waterfront)的一场戏时,马龙·白兰度临场发挥,拾起森特不慎掉落的手套,然后套在了自己健壮的手上。这个动作非常自然随意,却又格外动人,在不经意间,甚至不需要台词,就展现了这个角色的温柔性格

  这些细小的动作可以在银幕上产生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效果。因为电影是一种非常私密的媒介,它并不需要演员像演话剧那样抑扬顿挫地讲话,或者动作举止夸张激烈。事实上,当我们在说某个人的表演很“烂”时,我们其实是说他或者她表演过度——僵硬、造作、浮夸,不够真实,甚至缺乏最基本的说服力

  像这一类过于明显的表演,行话叫“指示型”表演(indicating)或者“鬼脸型”表演(mugging),即表演者用浮夸的动作和声音来表达情绪,而不是让情绪自然流露。他们只是把他们认为角色会做出的举动“演出来”,而不是让角色从他们体内长出来。说到指示型表演的案例,最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莫过于《艳舞女郎》(Showgirls)。伊丽莎白·巴克利(Elizabeth Berkley)在片中搔首弄姿、极尽浮夸的表演已经让这部电影成了一部经典俗片。虽然在舞台表演中,演员可能必须通过睁大双眼和张大嘴巴来表达惊讶情绪,但在电影镜头下,这样的表演纯属多余,更是对观众的一种侮辱

  在当代演员之中,也许没有谁比尼古拉斯·凯奇(Nicolas Cage)收到的评论更为两极化。凯奇曾在《离开拉斯维加斯》(Leaving Las Vegas)中饰演一个有自杀倾向的酒鬼,毫不妥协的表演让他斩获一个奥斯卡奖,但他也经常因为令人费解的选片品位、浮夸矫情的动作举止、充满业余味道的过度表演沦为笑柄

  从很多方面来看,尼古拉斯·凯奇其实是一个经典案例,展示了大众审美和观众预期是如何随着电影的发展而改变。在电影诞生伊始,也就是在默片时代,夸张的戏剧动作不仅为观众所熟悉(当时的舞台剧和歌舞秀都是这种表演风格),更是在没有台词的情况下传达影片讯息的必要手段。进入三四十年代的“黄金时代”,即便有声电影已经普及,风格化、戏剧化的表演依然占主导地位,但浮夸、直白的动作正在逐渐消失

  四十年代,斯宾塞·屈塞(Spencer Tracy)和亨利·方达(Henry Fonda)将全新的自然主义(naturalism)表演风格带进了电影银幕,一种全新的表演行为和台词风格从此出现,并为马龙·白兰度打开了一扇门。他独特、自然、关注心理活动的表演风格在电影圈掀起了一场革命,这种表演风格也常被称作方法派表演。到了五十年代,像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加里·格兰特(Cary Grant)等“黄金时代”代表性演员一板一眼、高度风格化的表演已经悄然谢幕,让位给马龙·白兰度、詹姆斯·迪恩、蒙哥马利·克利夫特(Montgomery Clift)更加含蓄、内敛的表演

  “有时束缚中也有自由。”在为韦斯·安德森的《月升王国》(Moonrise Kingdom)做宣传时,爱德华·诺顿这样说道。和安德森的所有电影一样,《月升王国》也是一部每一毫米都经过精心设计和编排的电影。“看似构造严谨的环境,其实能提供丰富的材料供演员进行互动。虽然有些东西已经固定下来了,但你可以根据其他的东西做大量的临场发挥。”诺顿提到在其中一场戏中,他扮演的童子军领队穿过一个童子军营地,最后在一个正在制作烟花的孩子面前停了下来。因为这个领队在吸烟,所以他只能捏着烟把手伸得老远,以免不慎点燃烟花。诺顿非常享受设计、表演这些令人忍俊不禁的小动作:“之所以会冒出这么多好玩的小细节,正是因为镜头的限制。”

  如果一部影片对演员没有这些约束,那么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表演,都取决于演员对角色以及如何刻画角色所做的决定。这些决定通常都需要对角色进行研究,研究一直都是优质表演的重要组成部分。丹尼尔·戴-刘易斯一直都以在拍摄时全程保持入戏状态而闻名,但早在他之前的琼·克劳馥(Joan Crawford)同样也会在扮演角色之前做海量的研究工作。演员一拿到剧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析角色,拆解每个角色的对白和行为,理解角色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或者不做的事情)背后的含义。但是观众是否需要知道演员做了哪些准备工作?知道这些幕后花絮是否能提升我们的观影体验?在我看来,答案是否定的。拿一部电影的原真性(perceived authenticity)做卖点已经成了一种廉价的营销手段。一到奥斯卡颁奖季,媒体就开始炒作各种明星如何为角色做准备的故事,比如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为拍摄《荒野猎人》生吃野牛肝,或是朱利安·摩尔(Julianne Moore)为拍摄《依然爱丽丝》(Still Alice)花大量时间观看有关阿尔茨海默病的纪录片,拜访护工、医生以及患者和家属

  民政部福彩中心4名原负责人大贪腐!忏悔视频曝光,惊人系统性腐败案,女负责人14次谈话创下高干之最

  央行深夜发最新表态!对货币政策、汇率政策、资本市场、金融防风险定调都有重要调整

  天猫双十一再创记录九小时破1300亿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线”第一个小时,广东成交额全国NO.1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